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不写不成立的刀,不搞不快乐的事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边扳手腕一边满嘴骚话

前情:喻文州和黄少天掰手腕掰到80岁

  虽然手上僵持着,但嘴上一点没闲着,黄少天总是有很多话,喻文州也乐意在这样一个无人打扰的时候和黄少天两个人说些有的没的。

  黄少天握着喻文州的手瞎捷豹问他:“队长,如果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你最想做什么?”

  喻文州很认真地想了一下,握着黄少的手说:“整理一下笔记。”

  黄少天没想到喻文州的回答这样认真,愣了下,说:“还有呢?”

  “擦一擦奖杯。”喻文州说。

  “然后?”黄少天又问。

  喻文州发现了华点:“最想做的事可以有这么多?”

  “呃……”黄少天说,“当然了!你可是喻文州,世界上最好的队长,最后一刻一定要圆满,你想怎么样,你快说,不要落下一个啊,你想要的我肯定全都帮你实现。”

  喻文州看黄少天也认真起来了,就继续说:“把自己弄一个舒服的姿势。”

  “再来是?”

  “嗯……看看朝阳吧。”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脸上是沉浸在思绪中的神情,似乎正在想象那个时刻。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说:“还有呢?”

  同时手上准备发力。

  “还有啊……”

  没想到喻文州在此刻抬眸,一向清明的眼里是分外的温柔缱绻:“……亲亲你。”

  黄少天这还扳什么手腕!

  黄少天自己清醒了一下,心想一切都是因为这跟辣条,为了吃到最后一根辣条,没有什么是喻文州不能说的,要小心喻文州的计策。

  但这一激动,就错失扳手腕的最佳时期,他们又陷入了僵持。

  就在黄少天要吐槽喻文州心脏的时候,他感觉到与喻文州交握的掌心有些微湿润的感觉。

  应该不是他的,那就是喻文州的。

  黄少天意识到事情大条了——喻文州居然紧张了。虽然此刻喻文州俨然一副冷静淡定的样子,但掌心的湿润,以及因相互触碰而传来的心跳都让暴露了此刻的不同寻常——就算是在赛事最激烈的时候,也不见喻文州这样紧张过。

  黄少天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队长。”

  “嗯。”

  黄少天看着他俩相握的手:“要等到最后一刻?”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额角渗出的汗,后悔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让少天感到压力了,他平时总是很好地控制着自己,但今天或许是吃了很多辣条的原因,面对黄少天时心潮起伏得格外强烈。

  好在没有什么是喻文州不能挽回的,正好此时黄少天因为受到心灵的冲击而松懈了对手上的注意力,只要喻文州扳倒黄少天的手并假装一切都是为了辣条,就可以让黄少天认为刚才的话只是个计策,黄少天就不会往心里去,他们依然是关系很好的搭档。

  然而黄少天的嘴比喻文州的手快多了。

  喻文州正要扳倒黄少天的手,就听黄少天说:“非要等最后一刻?可我现在就想亲亲你!”

  黄少天说完发现自己的手背贴在了桌上,喻文州一手压着他的手,另一手伸向辣条,正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