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不写不成立的刀,不搞不快乐的事

新年快乐。

儿子背着背包去北京撒欢,寄明信片回来说不用穿旱冰鞋也可以溜冰啦。

刘小别不知道他溜冰溜得特别好,老是在旁边牵着,导致他高超的滑冰技术没有机会展现。

但手牵手在北京街头踩冰也挺好玩的。

原创沙雕:派出了有感情的杀手并脱发

  从前有家小商户,儿子离家出走,一家上下找了许久找不到儿子,小商户人微言轻,没人愿意帮他们找儿子。于是小商户发愤图强,慢慢变成了大商户,并雇了很多人帮他找儿子,这一过程中还收养了一个流落街头的小孩,教他经商的本事。如果找不到儿子,就由养子继承家业,如果找到了,就把家业交给儿子,而养子有了经商的本事,出去也不会饿死。

  养子很聪明,学会了经商,还自己跑去学了武功,他也雇了很多人去帮他爹妈找儿子。但事实上,他怕爹妈找到真正的儿子,他学习武功,四处寻找,都是为了在爹妈之前先一步杀了那个亲生儿子。

  养子越来越牛逼,悄悄封锁了他爹妈的消息来源,还练就了顶尖的武功,但人比较怂,不愿让自己的手染上鲜血,武功只用来保命,不用来杀人。于是养子培养了一批杀手,让别人替他杀,好让自己清清白白,死后也不用受难。

  养子找到了商户的亲生儿子,悄悄派杀手们去杀他,但这个人的生命异常顽固,居然没人奈何得了他。终于有一天,养子手下的王牌出师了,一出师就业绩飙升,让人闻风丧胆。养子非常满意,对王牌说杀最后一个人,你就自由了。

  王牌一听这就是个经典flag啊!多少杀手因为这句话丧命!但主人对他有恩,又不能不去,一去,果然出事了,任务对象都没见到就遭了仇人暗算。

  养子等了很久,还是没等到他家王牌回来复命,养子擦了刀,终于决定自己去解决那个人了。

  到了人家门口,居然看到王牌活蹦乱跳地在目标家里打扫卫生,还转头就和目标腻腻歪歪亲亲我我没羞没臊,养子掐指一算,他家王牌确实在不久前到了成婚的年纪,但他家王牌是个男的!

  养子实在没眼看了,出刀就朝亲生儿子砍去,瞬间被王牌架住了刀。

  养子心想不愧是他的王牌,不务正业这么久,反应倒是没有变慢。

  养子命令他让开,过去王牌对他的命令视若圣旨,但这一次王牌违抗了他的命令。

  养子愤而唱道:“你怎么变这样!”

  “变得这样倔强!”

  原来王牌遭到仇人暗算后,被目标救起,王牌原本想着就算目标救了他人也是要杀的,但目标不仅救了他,还替他把伤治好了,还教他读书写字,王牌就想报了恩再杀他,问目标有没有想让他杀的人,但目标是个医者,说没有,又看王牌还年轻,想让他换条路走,就让王牌协助他治病救人。

  之后王牌一边协助目标治病救人,一边暗自计划着约定的期限到了以后应该让这个人美心善的医者死得体面一点,虽然目标人美心善,但他是怎么也不会背叛主人的。

  约定的时间到了。王牌:真香。

  虽然王牌不愿背叛主人,但养子要打医者,王牌就要为了医者和主人打架。

  养子:“狗!”

  王牌:“嘤。”

  刀光剑影间,两道身影交错,忽然,王牌震惊道:“主人,你竟然……!”

  王牌发现!主人竟然!

  掉发严重!

  主人一甩头,就掉了一地的头发。

  养子沉痛道:“没错,我已经这样的不堪!”

  近年来派出去的杀手屡次失败,让养子非常着急,最近又遇上物价下跌,经营犯难,养子心中不安,非常焦虑,发际线是一天天地上移,就连他家娇妻都摸着他的发际线说:“相公公,你的前额是越发显得智慧了。”

  养子痛心着自己的头发,提刀道:“所以今天,我一定要解了你这一愁!”

  王牌又挡。

  亲生儿子在王牌背后抢道:“治脱发,有神药!”

  说罢一甩头:“看我的秀发,如此浓密,乌黑,柔顺。”

  “呵!”养子冷然道:“什么神药,你以为我没试过脱发药吗?这段时间我四处求药,连太医院的太医都求过,可没用!全都没用!我脱发,是因为心病。”

  “那你就更不应该杀我了。”亲生儿子说,“你杀我,会夜夜噩梦缠身,不得安宁。你不杀我,我志在悬壶济世,不在继承家业,当年若不是爹娘逼我经商我也不会跑出来,你看这么多年我再穷困潦倒又何曾回去过,如今我钻研医术已有所成,当然更也不会回去跟你抢什么了,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事情已经如此圆满,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背上一笔血债呢?更何况……”

  亲生儿子走上前来,与王牌并肩站着,对养子说道:“我已经和他定了终身,不可能再和别人成家,更不能传宗接代了,我爹娘的家业总不能后继无人吧?”

  王牌道:“如果他和别人成家,不用主人动手,我会亲自提他项上人头。”

  亲生儿子见养子面上犹有疑色,叹道:“你还不放心,我也没有办法了,那你就动手吧。”

  王牌则说道:“如果主人还是要动手,就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亲生儿子和王牌一唱一和,养子半信半疑。到底人怂,不是做杀手的料,本来决定亲自动手已经是梁静茹给的勇气,这一来发现要杀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自己从小培养出来视自己如父如母的王牌,就更觉罪孽深重了。

  养子就说:“如果被我发现你们合伙骗我,就送你们两个双双下黄泉。”

  养子离开亲生儿子家后,正陪娇妻逛着街,手下匆匆来报,说封锁他爹娘消息来源的事情忽然败露,他爹娘得知了自己亲生儿子的住处,已经派人去接。

  养子大惊,赶回家一看,正好看到亲生儿子和王牌双双滚出家门。

  管家在门口劝他,说一个外人怎能比阖家团圆还重要,亲生儿子摇头,说自己想念父母,但说什么也不会和爱人分开。

  亲生儿子见养子过来,摊手道:“爹娘果然不愿接受两个断袖。”

  养子很感动,安慰他:“但你们有一份真挚的爱情,这是什么都换不来的。”

  亲生儿子要离开家继续和王牌过小两口的日子了。养子给他们送行,并得知那个背叛自己,将消息告诉他爹娘的人已被王牌封口。

  亲生儿子欲言又止,养子说:“你好像有话要说。”

  “你曾说过,杀最后一个人,他就自由了。”

  “不错。”养子便朝王牌道,“这任务结束了,从今往后,你不必听命于我了。”

  王牌心中一松,他爱上自己的任务目标,自觉成了背叛者,如今解开了心中的疙瘩,浑身舒畅,遂与爱人一同谢过曾经的主人。

  养子看亲生儿子还有话要说的样子,又问:“你还想说什么?”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的生发神药吗?”亲生儿子说罢一甩头:“看我的秀发,如此浓密,乌黑,柔顺。”

  “不了。”

  顿了顿,养子又说:“我家夫人刚刚告诉我,就算我掉秃了头,也还是她最好看的丈夫和最爱的人。”说罢,自觉肉麻,又不禁神情柔软。

  临到分别,两边潇洒转身,各回各家。

  

  后来,医者的生发神药全国文明了,人人都甩着一头秀发安利它:“看我的秀发,如此浓密,乌黑,柔顺。”

  养子的手下也向此时已秃了头的养子安利它,养子摆摆手,经历了一场经营危机,养子变秃了,也变强了,把上一辈留下的家产都翻了一倍。而且……

  “我夫人说了,我就算秃了,也是这条街最酷的崽。”

  至于后来养子疯狂长了头发的原因是解了心病,还是养子的夫人偷偷出来买了生发神药,就不得而知了……


End.


想遇到这样一个人,一个不邀功的成熟人,一个钢筋铁骨的成熟的人,不是少年老成,不是刚刚成年,而是即便年过三十,甚至年过四十,即使手中什么都没有,也不拿自己不喜爱的东西。

这是上篇未出道片段的脑洞来源

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喻黄滤镜下的阅读理解:从这段文字看出,喻文州非常信任黄少天……好叭我编不下去了

脑个未出道片段

  “你别跑!”黄少天一把拉住喻文州。

  喻文州一回头,看到黄少天气鼓鼓地对着他。

  “怎么了少天?”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这个大猪蹄子!”黄少天说,“有了新朋友就忘了老搭档,和他们说话把我晾在一边,我真是太受伤了!”

  “抱歉抱歉。”喻文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忙去哄他,“我错啦,你知道我做什么事一投入就顾不上别的了。”

  所以你们就聊了一天的战术!黄少天心里在咆哮,战术比我重要吗?好吧,战术确实比我重要!

  黄少天就很气,感觉心都碎了,又跟喻文州说了一遍:“我太受伤了。”就跑到一边坐下了。

  他倒是没那么生气了,刚刚几分钟黄少天脑子里从今天转到昨天转到一年前,又转到很久以后,发现陪喻文州最久的是战术,陪喻文州走过最艰难的时候的是战术,陪喻文州走得最远的也会是战术。

  好吧,黄少天承认在喻文州的生命里战术可以排第一。

  也许喻文州遇到能一起聊战术的朋友他应该替他高兴。

  但黄少天还是很郁闷。

  喻文州走到他面前蹲下来。

  “对不起少天,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我向你道歉,不会再把你晾在一边了。”

  喻文州在他膝盖前诚恳又柔软地注视着他,黄少天和喻文州的眼睛一对视心就软了。但黄少天嘴上还是要和喻文州生一句气:“那两个人就算了,连你也忽视我。”

  “我从来没有忽视你啊,你知道你很重要的。”

  “你把我扔在一边。”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这些。”喻文州说,“少天有很多朋友,这样说来少天也总是把我扔在一边。”

  “好吧。”黄少天说,“我懂了,你就是故意的。”

  “有一点点。”喻文州承认。

  黄少天讶然。

  “可现在你才是我最重要的搭档。”黄少天说,“没想到你这么小心眼。”

  “也不全是这样。”喻文州说,“我当时是在想,蓝雨手中的王牌就在他们面前,他们却不够重视,这说不定能成为以后的作战方式,比如,由我来吸引对方的注意而降低你的存在感。”

  黄少天认真地想了想,说:“能做到吗?”

  “可以一试。”
  

  两个人一溜烟起身去拿账号卡。

  黄少天边走边说:“其实今天说到的地方,我刚才又有了些想法,我给你讲……”



(没有出现名字的张新杰和肖时钦友情参与)
  

写手问卷

应艾特填问卷。

  01.笔名(如果有由来请简述)
  Lof最初是诶嘿嘿(灵机一动福至心灵),现在是炼金术师诶嘿嘿嚯(因为在学炼金相关的东西,和在学魔法的翠翠一拍即合)
  
  02.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引发你[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中二时期开始。动机是爽,觉得小说很酷,还有就是不想出门没什么朋友吧。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他人的看法呢?
  自己觉得清醒冷静自由奔放沙雕甜,翠翠说嘿汁嘿味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挺大的,早期玛丽苏,追求高大上,想把什么都怼进去,还塞一堆个人想法,写得很拖又没逻辑,还喜欢be,所以整个过程还挺惨烈的(最可怕的是还有点叶神说的那种当它是炫耀意思,写得也并不舒服)。现在比较佛了,追求用最简洁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意思,想写有趣不无聊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自己快乐,现在还是很喜欢叨叨个人想法但不会直接写进文里了。
  
  05.喜欢的风格?(文字,故事走向等)
  写得好看我都喜欢,最重要的是好看,对文笔要求不大,故事有趣小学生文笔都好看,走向的话老人家喜欢he多过be。还有就是不油腻不套路不莫名其妙。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什么时候觉得笔杆/键盘爆炸了)
  感同身受的情景吧,感同身受的时候何止键盘整个人都要爆炸耶。
  还有特别甜特别可爱的发展,会一边写一边姨妈笑。
  
  07.最不擅长写的呢?(什么时候遇到瓶颈)
  特别难过的场景,一边写一边整个人都会难过起来,甚至难以动笔。
  还有有题目的作文,灵魂被套马杆了。
  对某个人某件事还摸不透的时候要强行写会写得特别艰涩特别难看。
  
  08.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久
  在脑子里呆的时间不定。把1000字以上的文写出来至少一个小时吧。
  
  09.动笔前会花多长时间准备?
  不定,最长可以在脑子里呆一两年的样子。段子直接写,短篇要脑完整个场景,长篇还要搞个大纲(虽然写出来的时候差别还是会挺大)
  
  10.创作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它有没有造成你的什么困扰?
  习惯往回看,就特别困扰。想揪起自己的领子说我就不能做一个潇洒的写手吗,别再回头了!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bgm?(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把脑洞记得到处都是没有固定的地方。笔喜欢好看的。喜欢随机放bgm。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落差大吗?
  大纲算吗,跟正式稿天差地别哈哈哈但流程应该不会太偏,跑偏了会努力抢救回来。短篇就写个简单的流程图,可能连流程图都不会写,在文档里打个标题记一下有这么一个脑洞,福至心灵的时候就直接开写了。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可爱的。玄幻的。中二的。同人偏爱原著向。沙雕的清醒的都喜欢。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自创,同人,职业都可以) 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原创的话Priest!大风刮过!钟晓生!三千界!一团棉花!
  同人有鲨鱼子!名海!lof的梨子太太啊姜姜太太啊坂田唐瓜啊还有好多我表白过翻lof可以翻到。
  有影响,影响还蛮大的。慢慢的找到自己的文风之后可能就没那么容易被影响了。
  
  15.有梦想当上作家,或是任何与之相关的职业吗?
  有过。
  
  16.在文字创作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惊验或回忆?
  惊验是什么惊吓的体验吗哈哈哈,有!关注热度粉丝和评论的时候就很有惊验!
  还有被说喜欢的时候,有特别的快乐。
  如果是经验的话就是别太在意文本身以外的东西,放飞自己的灵魂写起来比较爽。
  
  17.你喜欢写小说吗?热衷程度如何?
  可喜欢了,我的快乐源泉。如果有一天我变心了,也许是遇到了更有趣的事情,但目前为止还没有。
  
  18.从开始到现在,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节录一个片段
  同人的话最喜欢的是一篇孙翔中心向。
  【他抱着包靠在椅背上,想起越云时候的那个群,群名是他带着越云打了三场胜仗之后越云的队友给改的,把孙翔高兴坏了,所有人一齐欢呼,说孙翔是最强的。
  孙翔很快接受了一点都不扭捏,他每天每天泡在训练室,就是为了这句话,那些大神打的操作他孙翔能打出来,很多人一辈子都打不出的操作反正孙翔能打出来,孙翔心说孙翔是最强的,一点都不为过。
  即使到了嘉世,孙翔也是最强的,最强的孙翔到哪里都是最强的,他现在要去轮回了,去补强,最爱的账号卡先一步去了轮回等他。
  他的账号卡,最强的一叶之秋。
  但事实就是,就在不久前,他操作着最强的一叶之秋,输了,比赛,嘉世,一年来为了更强所有的努力。
  记者快要把麦克风戳他嘴里,孙翔扭头就走,越云的群名在脑子里回荡。
  坐在机场了孙翔抱着行李认真地审视,固执又笨拙地想。
  谁是最强的。谁是?
  旁边座位的旅客是荣耀迷,抱着电脑看比赛视频,无声尖叫,君莫笑架着千机伞在屏幕里耀武扬威。】
  其实我很喜欢那篇红酒的梗,但单独拿出来好像并不好看哈哈哈。看到原著里嘉世经理给孙翔开红酒庆祝的时候,整个人脑子里都是他给职业选手喝酒!!!!!他!战队经理!给自家战队的战队选手喝酒耶!!!!!(不要在意我少见多怪哈哈哈)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可喜欢了。不说文笔的话这样的风格应该是我写得最舒服最适合目前的我的。

  一个旋转跳跃就圈到了
@翻滚の整理   @来口冰工厂  @锦邑织文  @那撒修  @一只丢. 下一波走起!对了发现g妈没圈再圈个阿花 @虞岁

魔法师的封禁符奶昔:

01.笔名(如果有由来请简述)

喻安笙/无笙

02.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引发你[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大概……两三年前吧。也不能说是什么动机,就是喜欢写然后就一直坚持写下来了。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他人的看法呢?

特别迷的那一种,其他人的看法我倒是不知道。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落差还是有的但是不怎么大,可能就是结局这方面改变了吧,早期都是BE(并不是指同人),现在的话BEHE通杀?

05.喜欢的风格?(文字,故事走向等)

古代江湖,现耽同人耽那些。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什么时候觉得笔杆/键盘爆炸了)

你让我写BE特别是带病娇或者是分析帝之类的我是停不下来的。

07.最不擅长写的呢?(什么时候遇到瓶颈)

车,还有短篇。

08.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久

这个有点难说,在没梗没思路的情况下短篇我可以在线卡文半个月给你看,当然如果是有思路的一天没问题。

09.动笔前会花多长时间准备?

最多一小时。

10.创作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它有没有造成你的什么困扰?

手写的话经常性转笔,打字听歌。

就比如说有一次我听完歌我就忘了自己刚才要写什么了。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bgm?(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放假时间都是打字派,开学绝对是手写派。
打字的话现在多用石墨文档,手写一直用的钢笔。
BGM一般听的都是昼夜,墨韵的曲子(都是纯音乐)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落差大吗?

短篇没有,但长篇连载有。
我感觉……落差还是有点大的,写完正式稿再倒回去看草稿会发现这是两篇文orz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异世界架空向吧,毕竟老本行。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自创,同人,职业都可以) 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梨子,孤舟,鹤见,洛祁澈,芬达,陆相期,宁雪,等等等等。
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吧但是不大。

15.有梦想当上作家,或是任何与之相关的职业吗?

没有。

16.在文字创作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惊验或回忆?

写完一半回来看文被吞了算吗?(我知道不算x)

17.你喜欢写小说吗?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啊,我觉得这是种放松方式,
但热衷程度的话……也就是排第二吧(你问我第一是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你是音乐)

18.从开始到现在,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节录一个片段

自己写的最喜欢的……我能不能说没有……(瑟瑟发抖.jpg)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不是很喜欢吧,自己一篇看下来感觉跟个小学生文笔一样。改变的话……更加的……沙雕一点?(不我没说)

依照要求在下面艾特五个神仙做受害者(bushi)
@魔法师的学徒翠翠  @青霭白云  @织言  @洛祁澈.  @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收到了!!!!好多一织!!快乐! @誠也 神仙太太!!太太画得一织陆真的太可爱了哇!!!!还送了本子,字也好好看!
我,我除了吹爆还能说什么!!!!!

在这个搞cp的好日子祝全体lofer快快乐乐搞cp少发牢骚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炼金行实习甚是想念埋头写文的日子,我看看今天能不能搞出一个蓝雨双核或者轮回双一的七夕小甜饼开心一下( • ̀ω ⁃᷄)✧
也可能沉迷炼金什么都搞不出来(遁)

还有因为魔法师学徒翠翠 @魔法师的学徒翠翠 竟然有封禁符 @魔法师的封禁符奶昔 而实习炼金术师嘿嘿却什么都没有,于是在这里诚征一个炼金术师的锅,有哪个锅愿意来嘿嘿家炼金的吗

巨ooc的沙雕西游pa,打死我个不清醒的

世界上最快的树獭精喻诱拐了唐僧黄,因为世界上最快的树獭精喻实在是太强了,唐僧黄被拐得走都不肯走了,卢悟空只好去找魏琛公主想让魏琛公主把唐僧黄带出来,没想到魏琛公主不愿意帮他,卢悟空只好绑架魏琛公主和叶魔王的孩子一帆孩儿,没想到还没能威胁到叶魔王和魏琛公主,反而被三只眼睛都不一样大的二郎神老王的儿子三只眼睛一样大的英杰救下人质,被三只眼睛一样大的英杰联合一帆孩儿一起打,还被叶魔王坑去做苦力,卢悟空好不容易跑出来,又跑到了树獭精家门口,想到唐僧黄虽然平时唠叨了些,也没有特别唠叨,也就是总唠叨得他耳朵疼脑袋晕吧,但对他是很不错的,自己却不能救下他,还白搞得一身伤,卢悟空不由得很伤心,这时候树獭喻和唐僧黄走了出来,唐僧黄看到他一身伤又开始叨叨叨叨,卢悟空此时却觉得唐僧黄的叨叨格外亲切。而树獭喻则笑着摸摸他的脑袋,问谁欺负你了?卢悟空看着树獭喻不知道怎么的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树獭喻说,虽然叶魔王惹不起,但二郎神老王和他的儿子我们还是搞得死的,走吧,给瀚文报仇去。

瞎捷豹玩一下👯零评不自杀放心,零评吃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