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嘿嘿

我真的要严肃起来了!

朱正廷怎么这么美丽这么神仙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boy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出柜现场

听说最近ooc被喷了,那我还是打预警吧。
ooc.。
带一点点王。
不晓得是喻黄还是黄喻,就打唶渝吧。(首杀小姐姐说可以打喻黄喻)
————

  喻文州本来是不怎么运动的,毕竟他对自己的定义是运筹帷幄的脑力派。

  但和黄少天在一起后,和黄少天一起晨跑就成了习惯,清晨的阳光里他们爬上起伏的桥面,投下的倒影相继从水面的波光中滑出。跑累了就在公园里并肩散步,趁没人发现摸了对方的手攥在自己手里,每天都很甜蜜。

  但时间的力量太强大了,万物总要随时光流逝而变质。

  时间一天天过去,终于有一天,在一次采访中,喻文州发现,自己的裤子要掉下去了。

  因为这次采访需要站着,喻文州只好面上保持微笑,趁镜头集中旁边黄少天脸上的时候偷偷提一把裤子。

  黄少天这么善于捕捉细微的人立刻就发现了,队长一直在悄悄提裤子,眼看着记者们的镜头时不时切换到喻文州身上,黄少天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好在机敏过人的黄少天立刻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黄少天抢过话筒就说:“你们一定不知道王杰希有一件珍藏的外套。”

  这么一说果然把八卦的记者们的目光集中起来了,心想是怎样的外套?是微草前队长的外套吗?是方神的外套吗?还是说……是王队女朋友的外套?

  黄少天说:“因为王杰希喷面的时候喷在这件外套上刚好喷出了一个心型的图案,这么点概率的事情居然就这么发生了但我怀疑王杰希他自己私下练过不然这么点概率的事情怎么会就这么刚好发生了,如果王杰希确实没有私下练过那么微草危险了,毕竟这么点概率的事情发生不晓得用掉了王杰希多少运气,那么之后王杰希的运气一定不会太好,说不定下一次吃泡面就没有调料包……”

  之后黄少天又时不时放出一个炸弹,用精彩的发言把自己变成记者们集火的对象,掩护喻文州提裤子。

  这时候,忽然有个重量级的记者把话筒递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不得不接受这个话筒,抓住话筒的一瞬间感觉裤子又往下滑了一点。

  黄少天多么机敏的一个人,飞快地掩护住了喻文州的破绽——黄少天手一伸就稳住了喻文州的裤子。

  记者:??!!!!

  记者们一下子炸开了锅。

  黄少天看着自己紧紧贴在喻文州裤子上方手,他知道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么让人误会,但却不能说是为了稳住喻文州的裤子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会知道喻文州的裤子要掉下去了。

  那么,干脆就只好出柜了。

  黄少天果断地对着话筒说:“实不相瞒其实,我喜欢队长很久了。”

  黄少天接着就要曝光他和喻文州的恋情,话到嘴边停了,黄少天看向喻文州征求他队长的意见,毕竟他们俩一开始计划的是两个人退役的时候再公开。

  喻文州飞快地思索着,在这个要紧时候,公开恋情对战队的影响不太好,可能会影响之后的赛程,还是谨慎为好。

  喻文州想好怎么说了,这时候他感觉裤子又往下掉了点,原来黄少天根本就很紧张了,虽然脸上看似依然保持着冷静,扶着喻文州裤子的手却忍不住松了一下。

  千钧一发之际,喻文州用最快的手速把手按在了黄少天的手上,稳住了岌岌可危的裤子。

  “嗯……”喻文州微笑着面对一片快门声,他还能怎么说呢,“如大家所见,我和少天在一起了。”

织言王 @织言
翠烟黄 @翠烟
嘿嘿喻
沉迷厘米秀无法自拔

【黑遍】王杰希:原来他才是被魔法选中的人???

跟上丢老师的步伐

一只丢.:

哈哈哈哈哈哈脑丝们都宇宙无敌可爱


那撒修:



√三句话搞事联文活动,你们将见证放飞自我的太太们




√每人限定三句话,无CP,友情向




√画风各种急转弯突变,请系好安全带








这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还感人肺腑的故事








1 小七  @那撒修 




王杰希骑着灭绝星辰路过烤肉摊, 
他看见孙翔竟然拿着却邪在烤鸡, 




王杰希惊讶的问道——








2 织言   @织言 




“难道却邪不是用来晾衣服的吗?” 
孙翔惊讶地正准备说话时, 
叶修带着邱非从旁边路过,说—— 








3 翠烟     @翠烟 




"邱非你快给他们示范一下却邪的正确用法。" 
于是邱非从孙翔那抢过却邪, 
往王杰希的方向一挥—— 








4 丢丢      @一只丢. 




只见矛尖一道七彩闪光直逼人眼, 
无数彩条从天而降落在王杰希头上, 
路过的黄少天不由得拍手叫好,大声嚷嚷—— 








5 诶嘿嘿      @诶嘿嘿 




“小朋友加油啊!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咳咳咳咳咳——” 
“黄少没事吧??!” 








6  奶酪     @翻滚の肉团 




没有人理会快要咳死的黄少天。 
邱非认真地说:王杰希前辈,你愿意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吗? 
王杰希:什么?我不是魔法少女? 
 
 




7 阿(马赛克)青(马赛克)   @青霭白云 




(应阿青要求走心的马赛克)




魔法少女什么的,本王其实很资深。 
王杰希当场展示了一套魔法少女变身术,重重蕾丝裙下灭绝星辰呼呼作响。 




邱非呆愣在当场,回头对叶修说:“前辈,你说的不是这样!”








8 糖糖   @喻文婷 




王杰希突然一扫把拍向叶修。 




突然,喻文州从路旁出现,用灭神的诅咒敲向王杰希。




于是王杰希和喻文州打了起来,把叶修、邱非、黄少天晾在了一边。




 




9 孤舟  @夜雨声烦在孤舟 




黄少天加入了战局, 
以用冰雨捅了王杰希一剑起手, 
王杰希很无语:“二打一,有意思吗?” 
 




10 阿漓   @苏小漓么么哒 




诶哟,这个内容以前没训练过吧? 
来来来感受一下我们兴欣特殊集训。 
叶修把手里的千机伞拆了拆分成几件发给了围观的小朋友们。 
 




11 阿岁   @来口冰红酒 




邱非看了看众前辈,一头黑线。 
王杰希放了个星星射线,喻文州的六星光牢紧随其后。 
然后一旁的树倒了,砸到了黄少天。 
 




12  梨子   @七月流莺 




黄少天被树砸到了胯子,大叫起来, 
“掘柑掘桔掘金桔掘鸡掘骨掘龟骨掘完鸡骨掘金桔掘完龟骨掘鸡骨!!” 
孙翔此时突然惊醒,“邱非你把我的鸡拿哪去了???” 
 




13  雁归   @陆相期 




邱非战矛一挥:“你。。可以去掘鸡骨” 
孙翔大喊“呀——巴啦啦能量!还我鸡来!” 
王杰希听了瞪大了双眼看着孙翔“这。这才是被魔法选中的人!” 
 




14  小酒   @来口冰啤酒 




“砰”的一声枪响,周泽楷闪亮登场。




MK14EBR狙击枪口冒着被拦下的魔法光波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




每次联文都离不开吃鸡?




肥肠感谢脑丝们的参与,掌声送给社会人英明神武、大写的加粗的优秀的脑丝们!






和团团玩厘米秀,搞了个叶喻,开开心心各种甜互动,然后我发了个地咚,团团啊啊啊啊啊啊啊地发了个敲开心。
于是老叶把喻拦腰抱起就开始用喻头敲钟???
爱情破裂了。

未来的蹦迪小王子高英杰初恋第二天遭遇到了父爱

高英杰x韩文清预警。
重度ooc预警。
谁也不要往下翻,要看就看 @翠烟钢管舞王韩文清

——补药往下嘞——
——补药往下嘞——
——补药往下嘞——

     高英杰都没搞清楚自己是怎么被缠上的,他就是想去蹦个迪,没想到出来两个人就拉着他让他去喝一杯。
  “我真的只是来蹦迪的……”高英杰试图拒绝。

  但对面两个人一口咬定他在欲拒还迎:“别开玩笑了,谁来这种地方不是为了交朋友?走吧,咱们先去喝一杯,交个朋友,再一块儿蹦迪去。”

  “不,我真的不想交朋友……”

  高英杰拼命解释,但那两个人还是非要跟他交朋友,热情得高英杰都快哭出来了,又想赶紧跑,又有点怕,他一个宅男跑又跑不过他们,眼看着就被逼到了墙角,难道一定要和他们交朋友了吗?可他真的不想交朋友啊!他单纯只是想蹦迪来着!

  因为是第一次蹦迪,怕自己蹦得不好,就没叫上队友,没想到居然发生这种意外……

  就在高英杰兵荒马乱的时候,一个严厉的声音呵斥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只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身材强健的男人站在他们身后,虽然遮住了面容,但周身气场非常强烈,让几人都感到一股凛然的威压。

        那两个人不由得都有些动摇,梗着脖子说:“我,我们只是在交朋友!”

  高英杰弱弱地举手:“我并不想……”只想一个人蹦迪。

  男人看向高英杰:“声大点!”

  高英杰:“我不想!!!”

  “他说不想。”男人听到高英杰的话,语气更加严厉,“那你们就是在骚扰。”

  高英杰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物,气势竟然比他最崇敬的队长王杰希还要强,整个人被震到了,一时心潮澎湃,指尖发麻,胸腔中仿佛擂鼓,心里知道,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等到那两个人灰溜溜跑掉,高英杰终于鼓起勇气要问这男人愿不愿意和他交个朋友。没想到这时对方伸手一摘口罩。

        “韩——前辈??!!”

  高英杰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几天来微草客场比赛的霸图队队长韩文清前辈,更没有想到,紧接着韩文清前辈就说要送他回微草,看着这位大前辈的脸高英杰根本不能拒绝,就这么一边跟在韩文清后面,一边支支吾吾回韩文清的话。

  韩文清问他为什么这么晚了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可高英杰怎么好意思说是一个人偷偷摸摸来蹦迪,可高英杰又是个不会说谎的老实孩子,就这么犹犹豫豫半天没个结果,韩文清也不勉强他了,没想到走着走着韩文清一回头,发现高英杰眼中蓄满了泪水。

  韩文清一想就明白了,高英杰这种性格的孩子,刚遇到那样的事,受一点惊吓在意料之中,韩文清觉得应该安慰一下他,就转过身对高英杰说:“男子汉哭什么?”

  “我……”

  高英杰其实也没有特别受惊,也就是有一点点心跳加速手脚发软呼吸不畅吧,还没有到想哭的地步。

  重要的是他刚刚才有了初恋的感觉,到现在还是心跳激烈得停不下来,虽然知道了对方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霸图队长韩文清,可他走在韩文清背后时还是脸上发热,觉得韩文清的背影特别坚定,特别性感。高英杰原本不太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一眼万年之类的话,现在他终于相信了,原来陷入一段感情就是这么快。

  而他这段感情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因为对方是韩文清,让人闻风丧胆的霸图队长韩文清!

  高英杰一想到自己才明白心动的滋味,却必须要在被发现前将感情掐死在摇篮中,就忍不住鼻头发酸。

  更尴尬的是,因为他没有办法说出自己是来蹦迪的,因为他的支支吾吾,韩文清放弃了和他说话,他们沉默地走了好久好久,高英杰几次想打破沉默都没有勇气,就更难过了。

  最尴尬的,他居然还红了眼眶,就在眼泪一拥而上的瞬间,韩文清正好回头,把他尴尬的样子看了满眼。

  高英杰简直想钻到地底去,心想以韩文清前辈的作风一定不喜欢看人掉眼泪,就拼命憋着眼泪不让他掉下来。他又不能回答韩文清前辈自己是因为喜欢他又不能喜欢他才忍不住哭,就只委委屈屈地说:“我……我也不想哭……”

  可是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眼泪就忍不住往外面飚,高英杰急忙抬手遮住眼睛,这时他感觉到韩文清朝他靠近了一些。

  然后韩文清宽厚的手掌按下他的脑袋。

  然后高英杰还没怎么反应过来顺势把头一埋,就埋进了韩文清的胸。

  “没事了。”韩文清的声音掉进高英杰的耳窝。

  高英杰……高英杰根本不能没事,高英杰有事坏了。

  高英杰强忍着当场炸成烟花的冲动,从韩文清坚实的胸肌中抬起头来,终于忍不住了:

  “韩文清前辈,我喜……想谢谢您!”

  回去以后高英杰被自己气得捶床。

  
  然而时间紧迫根本不容高英杰犹豫,就在第二天,霸图队就要离开他们城市了。

  高英杰在床上旋转翻滚了一晚上,终于决定直面自己的感情,一定要在韩文清离开前把告白说出口。

  霸图订的机票时间比较早,韩文清下到酒店一楼,就看到高英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瞌睡。没等韩文清走过去,醒了,一个打挺站起来,跑到韩文清面前拉着他就往外走。

  也许是离别的感伤冲淡了那点不好意思,高英杰这一系列动作做得特别顺畅,憋了许久的告白似乎也能顺利地说出口了。

  高英杰把韩文清拉到一个小角落,本来还想做个壁咚,一看韩文清的脸,高英杰伸出手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就打了个转自己回来了,高英杰挠了挠自己的脸。

  “韩文清前辈,我,我有件事一定要让你知道,就是,前辈昨天特别帅,然后我……嗯……”

  韩文清就想起高英杰昨天说想谢谢他来着,不知道高英杰要怎么谢谢他。

  高英杰脸都憋红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又说不出口了。

  韩文清看着高英杰的样子有点好笑:“我有这么可怕?”

  “也不是……”

  可高英杰还是说不出口,可是韩文清前辈都要走了,情急之下,高英杰飞快地踮起脚,在韩文清脸上吧唧一下。

  吧唧完就变成红烧高英杰,飞快地跑了。

  红烧高英杰边跑边想,韩文清前辈应该能明白他的意思吧……

  
  韩文清碰了碰被吧唧过的地方,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柔软。

  他知道自己性格比较严肃,霸图的小朋友都很尊敬他甚至到了敬畏的地步,以至于从来没有哪个小朋友对他有这么亲密的举动。高英杰软软地在他脸上吧唧一下,韩文清心里忽的就化了,一下子理解了王杰希。

  大概,这就是父爱吧。
  
  
 









发完就跑真刺激!!
——
(后续)
  
  韩文清退役后成为了钢管舞王,
  而高英杰已经是蹦迪小王子了,
  每天都有很多老板请他去店里蹦迪,
  有一天晚上高英杰没有去蹦迪,
  那一天高英杰收到了一封装着门票的邀请函,去看了钢管舞王韩文清的演出。
  韩文清戴着面具在台上跳钢管舞,高英杰就在观众席里偷偷摇摆。
  这里说一句韩文清的艺名是,来呀小朋友。
  韩文清跳完舞,主持人问他为什么艺名是来呀小朋友。
  老韩:因为有个小朋友,从我还没有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起,一直偷偷给我送花送情书,但从来不敢当面把话说给我听。
  
  后来高英杰也邀请韩文清去蹦迪,
  包了场,在空无一人的池子里,开了音乐,两个人一起跟着音乐摇摆,
  高英杰说我不是小朋友了。
  韩文清说嗯是大朋友了。
  高英杰说你也没有说给我听。
  韩文清说那大朋友想不想和我这个老朋友交朋友。
  高英杰说想和你在一起。
  韩文清说那就来。
  高英杰吧唧了一下韩文清,说希望音乐永远不要停。
  不会停的。
  

特别篇的梗。一个沙雕小段子。
其实是一叶之秋的小高跟。
——

  孙翔加入轮回后第十赛季再一次进了全明星,这本来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但他们轮回到时候肯定是要站一块儿的,而孙翔要比周泽楷高一点。当然周泽楷也不是那么在意孙翔比自己高,也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在意吧,多大点事儿周泽楷当然不会特意跟孙翔说什么,周泽楷也就是偷偷买了双内增高鞋,穿上它周泽楷就比孙翔高了,周泽楷开开心心地带到全明星穿。






  没想到全明星当天潮流前沿的孙翔踩了双小高跟。

我忍不住要挂上来炫耀一下!
诶嘿嘿~

  脑一下周翔的崽。
  周泽楷退役后过了十几年,轮回出了个新人,和当年的周泽楷一样沉默,不爱说话,但一点都不腼腆,特狂。
  不像周泽楷“嗯”“啊”“哦”应万变,这个轮回新人更简单,只用一个字回应。
  “哼”

【孙翔中心】孙翔是最强的


  孙翔在越云的时候有个群,群名叫【翔哥是最强的】。
  
  孙翔从来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就像他放过很多大话,自己从来没觉得自己在放大话。
  
  孙翔刚到嘉世那会儿,就跟嘉世经理说:“嘉世有了我,该翻身了。”
  
  这话要寻常人来说得被骂装逼,但孙翔不是寻常人,孙翔是最强的,有了一叶之秋,就更强。
  
  因此孙翔说得非常自信,非常理所当然,他从走进嘉世大门的那一刻起就在等着这事儿发生了。
  
  
  
  
  那这事儿怎么不发生呢。
  
  怎么不明不白的,就越跑越偏了。
  
  孙翔捏着一叶之秋账号卡坐在休息室凳子上想,半个钟前一群记者拿麦克风怼在他脸上问他这个怎么看那个怎么看,孙翔憋了一肚子火什么都不想看,他回到休息室冷静下来,终于想要看明白什么却觉得眼前蒙了一层迷雾,他想往前闯,像斗神一样威风凛凛闯破天去,然而手中空有一杆却邪不知往哪扎。
  
  孙翔甩甩头冷静下来——试图冷静下来。孙翔说孙翔你冷静。孙翔说孙翔是最强的,一定能打开局面。
  
  孙翔是最强的。
  
  这话他过去说出来总是陈述句。
  
  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强调句。
  
  强调句就少了点底气,没有陈述句那么帅,孙翔咬牙想,那他就更强。更强,再用陈述句说。
 
  
  
  
  结果更强的孙翔还是输了。
  
  孙翔坐在机场等飞机,连人带卡一起打包去轮回。
  
  他抱着包靠在椅背上,想起越云时候的那个群,群名是他带着越云打了三场胜仗之后越云的队友给改的,把孙翔高兴坏了,所有人一齐欢呼,说孙翔是最强的。
  
  孙翔很快接受了一点都不扭捏,他每天每天泡在训练室,就是为了这句话,那些大神打的操作他孙翔能打出来,很多人一辈子都打不出的操作反正孙翔能打出来,孙翔心说孙翔是最强的,一点都不为过。
  
  即使到了嘉世,孙翔也是最强的,最强的孙翔到哪里都是最强的,他现在要去轮回了,去补强,最爱的账号卡先一步去了轮回等他。
  
  他的账号卡,最强的一叶之秋。
  
  但事实就是,就在不久前,他操作着最强的一叶之秋,输了,比赛,嘉世,一年来为了更强所有的努力。
  
  记者快要把麦克风戳他嘴里,孙翔扭头就走,越云的群名在脑子里回荡。
  
  坐在机场了孙翔抱着行李认真地审视,固执又笨拙地想。
  
  谁是最强的。谁是?
  
  旁边座位的旅客是荣耀迷,抱着电脑看比赛视频,无声尖叫,君莫笑架着千机伞在屏幕里耀武扬威。
  

  孙翔心中的火焰燃了又熄熄了又燃,乘上送他去轮回的飞机穿过云霄。
  
  
  

  轮回队员来接他,看到他昂首挺胸走出机场,都很随和地朝孙翔打招呼,然后带他去吃饭,饭桌上一人一个杯子装着廉价的果汁。
  
  孙翔就想起转会嘉世的时候嘉世特地开了瓶红酒欢迎他,那时候他被捧得特别高,摔得特别惨。
  
  他理应感到落差,但轮回所有人热热闹闹地举着果汁庆祝孙翔的到来,又好像都很高兴,好像他从来没有站到很高的地方并摔下来,好像他还是最初那个意气风发,跃跃欲试的样子。
  
  孙翔来的时候特意作出一副自信姿态,跟自己说孙翔会打败叶修会是最强的,一下子这些话好像都不用说了。
  
  回俱乐部的路上轮回第一人走到他旁边有些腼腆地笑,嗯了好一会儿冒出一句欢迎。
  
  孙翔愣了一下说谢谢,顿了顿,又说,队长。
  
  孙翔来的时候好像一团火,熊熊燃烧,冲向这支冠军队。吃饱喝足熄火了,老老实实跟周泽楷坦白:“我配合不行。”
  
  周泽楷认真地说:“嗯。”
  
  孙翔说:“我能把它练起来。”
  
  周泽楷不嗯了,说:“好。”
  
  没再说别的,走到楼梯口,周泽楷在孙翔肩上拍了一下,带他到训练室去,刷卡,上机。
  
  其他人不约而同站在他们旁边,听从周泽楷的意思组队登陆。
  
  不久后孙翔明白了,过去听到的很多的话,越云的群名,包括嘉世的那瓶红酒,都在对他说强调句。
  
  轮回不说什么,一举一动都是陈述句。
  
  第十赛季。
  
  总决赛。
  
  “走。”
  
  周泽楷站起来,带领轮回队员从休息室走向比赛席。
  
  走吧。去拿冠军。
  
  孙翔捏着账号卡,重生的斗神被他握在手中,奔赴本赛季最后一战。
  
  他走得很坚定,战矛挑开迷雾,视线中清晰明朗。
  
  
  
  
  谁是最强的。
  
  这个问题,谁还问它。
  
  
  
  

End.
——
然后输了x

——
感谢加兰太太救孩子一命,感谢所有救孩子一命的好心人,改文了(擦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