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不写不成立的刀,不搞不快乐的事

【孙翔中心】孙翔是最强的


  孙翔在越云的时候有个群,群名叫【翔哥是最强的】。
  
  孙翔从来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就像他放过很多大话,自己从来没觉得自己在放大话。
  
  孙翔刚到嘉世那会儿,就跟嘉世经理说:“嘉世有了我,该翻身了。”
  
  这话要寻常人来说得被骂装逼,但孙翔不是寻常人,孙翔是最强的,有了一叶之秋,就更强。
  
  因此孙翔说得非常自信,非常理所当然,他从走进嘉世大门的那一刻起就在等着这事儿发生了。
  
  
  
  
  那这事儿怎么不发生呢。
  
  怎么不明不白的,就越跑越偏了。
  
  孙翔捏着一叶之秋账号卡坐在休息室凳子上想,半个钟前一群记者拿麦克风怼在他脸上问他这个怎么看那个怎么看,孙翔憋了一肚子火什么都不想看,他回到休息室冷静下来,终于想要看明白什么却觉得眼前蒙了一层迷雾,他想往前闯,像斗神一样威风凛凛闯破天去,然而手中空有一杆却邪不知往哪扎。
  
  孙翔甩甩头冷静下来——试图冷静下来。孙翔说孙翔你冷静。孙翔说孙翔是最强的,一定能打开局面。
  
  孙翔是最强的。
  
  这话他过去说出来总是陈述句。
  
  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强调句。
  
  强调句就少了点底气,没有陈述句那么帅,孙翔咬牙想,那他就更强。更强,再用陈述句说。
 
  
  
  
  结果更强的孙翔还是输了。
  
  孙翔坐在机场等飞机,连人带卡一起打包去轮回。
  
  他抱着包靠在椅背上,想起越云时候的那个群,群名是他带着越云打了三场胜仗之后越云的队友给改的,把孙翔高兴坏了,所有人一齐欢呼,说孙翔是最强的。
  
  孙翔很快接受了一点都不扭捏,他每天每天泡在训练室,就是为了这句话,那些大神打的操作他孙翔能打出来,很多人一辈子都打不出的操作反正孙翔能打出来,孙翔心说孙翔是最强的,一点都不为过。
  
  即使到了嘉世,孙翔也是最强的,最强的孙翔到哪里都是最强的,他现在要去轮回了,去补强,最爱的账号卡先一步去了轮回等他。
  
  他的账号卡,最强的一叶之秋。
  
  但事实就是,就在不久前,他操作着最强的一叶之秋,输了,比赛,嘉世,一年来为了更强所有的努力。
  
  记者快要把麦克风戳他嘴里,孙翔扭头就走,越云的群名在脑子里回荡。
  
  坐在机场了孙翔抱着行李认真地审视,固执又笨拙地想。
  
  谁是最强的。谁是?
  
  旁边座位的旅客是荣耀迷,抱着电脑看比赛视频,无声尖叫,君莫笑架着千机伞在屏幕里耀武扬威。
  

  孙翔心中的火焰燃了又熄熄了又燃,乘上送他去轮回的飞机穿过云霄。
  
  
  

  轮回队员来接他,看到他昂首挺胸走出机场,都很随和地朝孙翔打招呼,然后带他去吃饭,饭桌上一人一个杯子装着平价的果汁。
  
  孙翔就想起转会嘉世的时候嘉世特地开了瓶红酒欢迎他,那时候他被捧得特别高,摔得特别惨。
  
  他理应感到落差,但轮回所有人热热闹闹地举着果汁庆祝孙翔的到来,又好像都很高兴,好像他从来没有站到很高的地方并摔下来,好像他还是最初那个意气风发,跃跃欲试的样子。
  
  孙翔来的时候特意作出一副自信姿态,跟自己说孙翔会打败叶修会是最强的,一下子这些话好像都不用说了。
  
  回俱乐部的路上轮回第一人走到他旁边有些腼腆地笑,嗯了好一会儿冒出一句欢迎。
  
  孙翔愣了一下说谢谢,顿了顿,又说,队长。
  
  孙翔来的时候好像一团火,熊熊燃烧,冲向这支冠军队。吃饱喝足熄火了,老老实实跟周泽楷坦白:“我配合不行。”
  
  周泽楷认真地说:“嗯。”
  
  孙翔说:“我能把它练起来。”
  
  周泽楷不嗯了,说:“好。”
  
  没再说别的,走到楼梯口,周泽楷在孙翔肩上拍了一下,带他到训练室去,刷卡,上机。
  
  其他人不约而同站在他们旁边,听从周泽楷的意思组队登陆。
  
  不久后孙翔明白了,过去听到的很多的话,越云的群名,包括嘉世的那瓶红酒,都在对他说强调句。
  
  轮回不说什么,一举一动都是陈述句。
  
  第十赛季。
  
  总决赛。
  
  “走。”
  
  周泽楷站起来,带领轮回队员从休息室走向比赛席。
  
  走吧。去拿冠军。
  
  孙翔捏着账号卡,重生的斗神被他握在手中,奔赴本赛季最后一战。
  
  他走得很坚定,战矛挑开迷雾,视线中清晰明朗。
  
  
  
  
  谁是最强的。
  
  这个问题,谁还问它。
  
  
  
  

End.
——
然后输了x

——
感谢加兰太太救孩子一命,感谢所有救孩子一命的好心人,改文了(擦汗)

评论(27)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