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不写不成立的刀,不搞不快乐的事

【喻黄】喻文州和黄少天在蚊帐里大汗淋漓

  打蚊子。
—————————
  
  
  喻文州喘着气说:“少天,配合我。”

  黄少天也喘着气说:“队长,我准备好了。”

  等到双方都缓过来,他俩对视一眼,明白是这个时机了,就一齐动作起来。

  喻文州拦截,黄少天进攻——

  啪。
  
  
  
  

  
  “打中没?”

  “得手!”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掀起蚊帐把包着蚊子的纸丢出去,转身勾住喻文州的脖子往床上带,“好了好了,可以睡觉了。”

  喻文州就顺势压倒黄少天,用很苏很苏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辛苦少天了。”

  接着就要给黄少天一个很苏很苏的吻。

  但这时候喻文州又听见一阵嗡嗡声。

  “少天,你到底带了多少只蚊子进来?”喻文州无奈地坐起来。

  黄少天一听就不服了,他原本以为喻文州要亲他了,都准备好享受了,没想到喻文州转眼往他头上扣锅。

  “什么喻文州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难道不是你进来得太慢蚊子都飞进来了?”

  喻文州虽然被蚊子搞得很烦,但一想少天说得没错,自己确实动作比较慢,就没有再坚持。

  “好吧,是我的错。”

  喻文州认错认得这么爽快,黄少天就算还是不高兴,也不好说什么了。

  况且谁让他喜欢喻文州呢,只好爬起来继续给喻文州打蚊子。

  喻文州开灯仔细观察了一阵子,安抚他说:“应该是最后一只了。”
  

  然而这最后一只蚊子却打得异常艰难。

  半个钟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大汗淋漓地瘫倒在床上。

  以职业选手的意识和手速,打个蚊子实在不是什么难事,虽然喻文州手速联盟垫底,但他判断非常精准,和手速巅峰的黄少天配合,之前打蚊子都是非常快的。

  但这最后一只蚊子,非常叶修。

  之前喻文州用白炽灯把蚊子吸引到灯光下,其他蚊子都乖乖飞过去了,只有这一只仍然狡猾地潜伏在暗处,让他们以为蚊子都打完了才出来。即使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注意都集中在它身上,它也能巧妙地飞出黄少天的手掌,绕过喻文州的阻拦。

  更可怕的是,它不仅叶修,它还卢瀚文。

  喻文州手速不行,黄少天是主要战力,现在已经失去战斗力,摊在床上喘得跟个牛似的。

  看着精力无限,欢快地飞来飞去的蚊子,两人都感到非常屈辱。

  “还有一个办法。”喻文州忽然说。

  “什么?”

  “蚊子最喜欢的就是人血,灯光吸引不了它,用血总能吸引它。”

  喻文州说着就要去找利器。

  黄少天赶紧拉住他。

  “别,我看不下去你伤害你自己。”黄少天说,“还是我去吧。”

  但喻文州又怎么舍得用黄少天的血呢。

  最后他俩决定一起去蚊帐外面,把蚊子吸引出去。

  喻文州在蚊帐里喷上花露水,就和黄少天坐到了外面。

  黄少天汗涔涔的,衣服都黏在身上,喻文州就问他要不要去洗个澡?

  喻文州一说,黄少天也觉得一身汗不太舒服,说好,就开始脱衣服。

  或许是刚刚的蚊子太卢瀚文,喻文州想着想着思绪就到了卢瀚文身上,随口说道:“瀚文这孩子,是不是精力太旺盛了?”

  黄少天刚想应,就听到外面传开一阵响动,接着有人在门外剧烈地咳嗽起来。

  黄少天和喻文州打开门,看见卢瀚文就坐在他们门口的地板上,手里端着水杯,似乎是喝水被呛到了,咳得快要背过气去,赶紧拍他的背给他顺气。
  

  卢瀚文没想到,没想到半夜出来放水会遇到这样的事,没想到队长和黄少催他早早睡觉,半夜里却在房间做激烈的事。

  因为听墙角听得实在是太害羞了,卢瀚文就中途去打了杯水想喝点水冷静冷静,没想到刚喝下去就听到队长叫自己的名字,一下子就把他给呛到了。

  卢瀚文缓过来一点,就看见没穿衣服汗涔涔的黄少和衣衫凌乱的队长,简直不知道看哪里,只好小眼神瞎捷豹乱瞟,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吼上一句“队长黄少我我就是出来喝个水什么都不知道我回去睡觉了晚安!!!”就跑路了。

  小卢也走了,澡也洗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就坐在房间玩手机、聊天,黄少天刷着朋友圈说你看肖时钦更惨,喻文州就凑过来看,看到肖时钦在朋友圈说他后悔生的是A型血,特别吸引蚊子,只是走个路都能被咬。

  “是蛮惨的。”喻文州同情地说。

  他俩又聊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就又爬上床,刚躺下又听到蚊子嗡。

  “它还没走。”喻文州说。

  “好像还多了。”黄少天说,“这花露水是吸蚊的吧……”

  “还打吗?”

  “不想打了。”

  可是不把蚊子打了,凭他们职业选手过人的听力根本不能睡觉。

  躺了一会儿,喻文州爬起来,提议道:“既然睡也睡不着,干脆不要浪费时光,做点有意义的事你看怎样?”

  黄少天也爬起来,有些期待地看着喻文州:“做什么?”

  喻文州掏出两张账号卡,和训练室的钥匙。
  

  

  次日,郑轩一边听卢瀚文给他讲昨夜发生的事情,一边给他解释队长和黄少只是在打架。

  他打开训练室的门,发现喻文州和黄少天东倒西歪地睡在椅子上。

  “轩哥,队长和黄少半夜打架从房间打到训练室,你是不是要这么跟我说?”卢瀚文说。
  
  

  

  最后这个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呢。
 
  喻文州一个电话给肖时钦打了过去:“不好意思,肖队,最近从我们瀚文手里没收了一本本子,好像是你们雷霆队员的,可以请你过来替她取回去吗?”

  肖队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但还是坚持着来蓝雨宿舍走了一趟。

  肖时钦来了一趟后,卢瀚文的本子就没了。

       蓝雨的蚊子也没了。


  但黄少天还是不高兴。

  “少天。”喻文州拉过他的手,“今天怎么不开心?”

  黄少天说:“在我的想象中,有一双滑板鞋……”

  喻文州说:“与众不同最时尚跳舞肯定棒~”

  黄少天说:“你怎么也唱起来了?!”

  喻文州说:“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黄少天说:“喂喂喂喂!”

  喻文州说:“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

  黄少天说:“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板上摩……”

  喻文州就在黄少天脸上摩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END.
@翠烟  的点文
还是一个蚊帐里的喻黄www我是不是超速度!!
形容词叶修的梗来自某天的群聊

喻黄蚊帐里

评论(30)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