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不写不成立的刀,不搞不快乐的事

【喻黄】黄少天在床上对喻文州心动过


        比如在训练营宿舍那会儿。天气转凉,好长好长的夏天终于有点要过完了的意思,黄少天躺在床上午休,盖了个小被子,没有睡着,干躺着。

  寝室外面有个狭小的阳台,喻文州站在那里,晴朗的日子他总要呆在那个地方,借着阳光弄他的笔记。

  温度太让人为难,不盖被怕着凉,盖上被又嫌热。

  黄少天在被子里热得迟迟睡不着,寝室里传来呼噜声,同寝的室友都已经睡得天昏地暗了,只有黄少天和外面的喻文州还醒着。

  黄少天把被子踹到一边,总算是舒坦了,舒服了以后睡意就慢慢上来,睡意一上来,身上也有了些凉意。这时候黄少天听见阳台门被喻文州轻轻推开,又轻轻合上,喻文州轻手轻脚地走进来。

  黄少天闭着眼有些幼稚地想,他比喻文州早上床,不能比喻文州还晚睡着,就算睡不着,也不能让喻文州发现他其实没有睡着。

  黄少天就一边装睡,一边盼着喻文州赶紧上床睡觉,黄少天觉得有些冷了,不想感冒,想把被子拉回来,可是喻文州觉察力太强了,要等他上床。

  黄少天闭着眼又想,喻文州怎么在他床边停下了,是不是打算趁他睡着对他干什么坏事?喻文州这小子看着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实则鬼点子可多了,上午对练的时候差点中喻文州的埋伏,不过最后还是他赢了,喻文州连赢魏老大三局,他后来连赢喻文州三局,算是给魏老大报了仇。不过搞不好喻文州已经暗暗记在心里了,他以前对喻文州不太好,叫他好多句吊车尾,搞不好都记在心里,就等着这一刻呢。可是喻文州却不会想到,他根本没有睡着,不管喻文州偷偷摸摸地要干什么,他马上都会知道。

  黄少天闭眼警惕着,感觉喻文州把半个身子探进了他床上。

  黄少天想,喻文州要出手了。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的手收了回去。

  黄少天想,喻文州走了。

  喻文州轻手轻脚走到他的桌子前面趴下了。

  黄少天还是没有睡着。

  黄少天想,喻文州在他睡着的时候给他盖上被子,却不知道他其实都知道。





  
——————————————
就是不想让黄少好好睡觉(喂)

评论(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