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不写不成立的刀,不搞不快乐的事

【全职】喻文州视力1.0

       喻吹。蓝雨吹。小螺号,瞎捷豹吹。
       

  
  
  
  
  
  电竞发展起来后,各方面都规范起来,对选手的身体状况也较过去重视了许多。比如像蓝雨这样的豪门,每年一次身体检查是没得跑的。
  
  每次身体检查前,一众宅男总要陷入一阵忧郁。
  
  
  “压力山大……”郑轩以紧张兮兮地摊在椅子上玩手机,迎接了头几次身体检查。
  
  喻文州拿到检查结果,发现郑轩拉低了蓝雨平均身体指标,就找郑轩谈话,让他多动动,不要总是摊着,但没什么效果。
  
  喻文州就派他最信任最有活力的副队来感化他。
  
  这可不得了了,黄少天精力旺盛,没事儿拉他出去锻炼,最可怕的阶段甚至天天一大早拍郑轩宿舍门喊他出去晨跑。
  
  郑轩起不来,黄少天就在门外喊到他起来。
  
  “黄少太可怕了。”郑轩在黄少天的声波攻击下欲仙欲死。
  
  “少天也是为你好。”喻文州来安抚郑轩,并给他念了一遍网瘾少年猝死网吧的新闻。
  
  郑轩:“……我明白了队长,晨跑有益健康,明天还跑。”
  
  
  后来的身体检查结果让喻文州很满意,鼓励郑轩再接再厉。
  
  还夸了黄少天两句。
  
  从此以后,每逢身体检查,喊郑轩晨跑就成了黄少天雷打不动的习惯。 
  
  比黄少天更加精力旺盛的卢瀚文来了以后,喊门的就变成了两个人。
  
  “郑轩前辈!郑轩前辈!快点起来跑步啦!”
  
  “阿轩出来出来出来,我知道你醒了!再不出来我带小卢进去掀被子了,小卢,走咱们进去——”
  
  郑轩不得不爬起来,他知道如果不这样的话,再过两分钟卢瀚文这小子就会开开心心地进来挠他痒痒,那可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卢瀚文,一个小泼猴,活泼好动得很,体能测试都不在话下。
  
  遇到抽血也能勇敢地伸手过去,没一点怕的。
  
  就唯独怕测视力。
  
  “上,左,下,右,嗯……”接下来搞不清了,就连蒙带猜,硬着头皮往下说,“上,下……左……”
  
  “错了错了,别猜了。”黄少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以后要认真做眼操听到没有?”
  
  “嗯……”
  
  但下次测视力卢瀚文还是挣扎着要蒙一下,甚至特意找了视力表想背下来,虽然不一会儿就放弃了。背得脑阔痛。
  
  久而久之,还是记住了一点点,测视力的时候他就背那么一点点。
  
  喻文州站在旁边,不知怎么看出来他在背了。
  
  “0.8。”喻文州断定。
  
  队长是神。卢瀚文悲伤地断定。
  
  
  年纪最小的卢瀚文,沉迷游戏没有那么久,视力其实是喻文州以外最好的。
  
  但年轻人视力还没定型,青少年是最容易视力下降的时期。所以他们说,瀚文呐,你一定要保持,等队长退役后你就是蓝雨视力的第一人。
  
  瀚文……瀚文学会了郑轩那句话:压力山大!
  
  
  至于现在,队长喻文州是蓝雨视力的巅峰。
  
  测视力,轻轻松松1.0的那种。
  
  这很奇怪。
  
  搞战术的眼比手累,张新杰、肖时钦早早就架上了眼镜。
  
  世邀赛时张新杰和喻文州走在外国的街上,喻文州忽然指着街道尽头说:“那不是周队和孙翔吗?”
  
  张新杰朝他指的方向看去,视线中一片模糊的人影。
  
  
  自从以喻文州和黄少天为双核的蓝雨战队步入正轨后,喻文州的视力就稳定在了1.0,几年下来冰川一般纹丝不动。
  
  蓝雨的队员们在训练室做练习的时候,喻文州站在门口,能一眼看到最里面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分数。
  
  “眼保健操了解一下。”张新杰向他请教的时候,喻文州半开玩笑地说。
  
  “主要还是合理用眼,玩战术不仅是用眼睛观察,最重要的是用脑,我的话其实想的时间比看的时间多得多。”
  
  “所以文州视力没问题,该担心的是秃顶。”叶修叼着烟总结,招来黄少天一大段垃圾话攻击。
  
  
  喻文州过去也有段时间,不顾疲惫疯狂用眼。
  
  在那之前他视力比现在还要好,具体体现在小学时坐在教室后排,能看到两只蚊子围着讲台上的老师飞。
  
  进入青训营后,他为了不被刷下来忙着练手速,练技巧,找最适合自己的节奏,练得昏天黑地。不练的时候,就看比赛,看录像,看蓝雨的,嘉世的霸图的……
  
  起早贪黑地盯着电脑,视力慢慢地就开始下降了,但那时还是能隔着几个位置看到黄少天脸上长了一个痘。
  
  出道后,压力骤然大了许多,即使每场比赛都全力以赴,也免不了手速硬伤被赛场上的老将们吊着打,连蓝雨自家粉丝都叫他滚出蓝雨。
  
  喻文州一心扑在荣耀上,研究自己队员的配合,研究其他战队的战术特征。蓝雨出局后他没有回家,一直到赛季结束,喻文州笔记没停过。
  
  黄少天陪他看现场,看不了现场的他俩就看录像,一看看很久。一遍又一遍地,感受自己与其他人的差距,想怎么弥补缺陷,怎么打败他们。
  
  喻文州看起来挺冷淡的一个人,在荣耀上倒是有着源源不绝的热情。
  
  有时候和黄少天分析完一场比赛,喻文州回去还会自己再看一遍,他把比赛的细节记在脑子里,忽然有个什么想法,就再打开看一看。
  
  有天黄少天半夜里听到喻文州在喊自己,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发现喻文州闭着眼睛躺在旁边讲梦话:“少天,机会……困住牧师……”
  
  黄少天多敏感的一个机会主义者,用最快的速度附耳过去:“队长你说啥?”
  
  喻文州还真听进去,喃喃着回应了黄少天,黄少天就在床边听着,表示了解,他俩就这么在喻文州的梦里打了一场比赛,居然还复了盘。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喻文州的白天都和荣耀有关,晚上自然有几次梦到比赛,后来渐入佳境,还真的在梦里悟出了些东西,时常睡着睡着一个喻打挺爬起来记东西。也有时候刚摸到笔记本就发现完全忘了梦里的思路,空落落地坐在床边,气得……气得也不能怎么样。
  
  呆坐了一会儿喻文州就自己想通了,靠梦境不如靠自己,醒都醒了不如复习一遍战术资料。
  
  他在这方面本来就有悟性,又有热情,看录像看熟了以后,时常灵光一闪有新的点子冒出来,能用上的就记下来,笔记记了厚厚一摞。
  
  他终于有了如鱼得水的感觉。
  
  赛季末他们去看了决赛现场,回来又打开决赛视频分析了一遍。
  
  “我们能拿冠军。”结束后,黄少天忽然说。
  
  “当然。”喻文州肯定了他的副队,并断言,“就在下个赛季。”
  
  
  那个晚上喻文州有些难眠,把整个赛季的失利、经验、还有看过无数遍的比赛录像都过了一遍,脑袋里很多想法,他爬起来一边整理思绪,一边往他的笔记本上添东西,越来越兴奋。
  
  整理完毕他准备睡时,发现笔记本上的字迹有些模糊,喻文州只当是太困。
  
  第二天早上他来到训练室,黄少天坐在电脑前做基础训练。
  
  黄少天做完一套训练发现喻文州来了,向他道早安,发现喻文州眼睛有点浑浊。
  
  “昨天又失眠了吗?”黄少天知道这赛季喻文州压力大,失眠了好多次。他随即发现喻文州神色不太对,“你怎么了?”
  
  “……没事。”
  
  喻文州发现自己看不清楚他电脑上的分数了。
  
  他习惯了观察入微,一下子看不清电脑有点慌。
  
  赛场上一个细小的动作或许就预示着局势的改变,他能不能尽数捕捉?
  
  此时他连电脑上黄少天的分数都看不清楚,以后还能不能看清楚赛场上的局势?
  
  
  喻文州预约挂号,挂眼科,被黄少天发现了,怕他看不清路上撞电线杆,非要跟着他去医院。
  
  “没这么严重。”喻文州笑。
  
  “早告诉你注意休息吧。”黄少天说,“看不看得清?要不要我牵你?”
  
  “不用。”
  
  他原本还有些惴惴不安,黄少天在他身边一路护送,一边不停地同他说话,不知怎么的他就把那些不安都忘记了。
  
  到医院查出来假性近视。还好只是假性近视,可以恢复。
  
  还有一个夏休期可以恢复。
  
  
  夏休期喻文州拿出了十足的毅力来恢复视力。买绿植,每天一个胡萝卜,早起早睡,坚持望远。
  
  夏休期回来,恢复回了1.0。
  
  之后喻文州就比较注意用眼了,结束训练以后都要做一做眼操,没事儿在窗边、阳台上望一望远。
  
  他有时候一边望着远方一边在脑子里想事情,整个人有一种安静又深邃的气质。
  
  蓝雨这个赛季果然所向披靡,一路向着冠军有如神助,原本看不起喻文州的荣耀迷纷纷黑转粉。
  
  宣传部的人发粉丝福利,要时不时放几张照片放微博,就趁喻文州在阳台远眺时拍了好几张照,拍出来效果贼好,不用滤镜都特别有感觉。
  
  有时候喻文州想得入神没有发现,一开微博发现才忽然多了许多私信表白他。
  
  有一次喻文州发现了,回过头来朝镜头这边看,刚好被镜头拍下来。
  
  他的眼睛真是漂亮,清透沉静。温和无害地看过来,眼底却透着洞悉的光。
  
  
  
  
  
  
  
  
  
  
  
  
  
  
  
  
  
  
  
  
  
  
  
  
  
  
  
  
  
  
  
  
  
  
  
  
  
  
  
  
  

评论(31)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