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不写不成立的刀,不搞不快乐的事

原创沙雕:派出了有感情的杀手并脱发

  从前有家小商户,儿子离家出走,一家上下找了许久找不到儿子,小商户人微言轻,没人愿意帮他们找儿子。于是小商户发愤图强,慢慢变成了大商户,并雇了很多人帮他找儿子,这一过程中还收养了一个流落街头的小孩,教他经商的本事。如果找不到儿子,就由养子继承家业,如果找到了,就把家业交给儿子,而养子有了经商的本事,出去也不会饿死。

  养子很聪明,学会了经商,还自己跑去学了武功,他也雇了很多人去帮他爹妈找儿子。但事实上,他怕爹妈找到真正的儿子,他学习武功,四处寻找,都是为了在爹妈之前先一步杀了那个亲生儿子。

  养子越来越牛逼,悄悄封锁了他爹妈的消息来源,还练就了顶尖的武功,但人比较怂,不愿让自己的手染上鲜血,武功只用来保命,不用来杀人。于是养子培养了一批杀手,让别人替他杀,好让自己清清白白,死后也不用受难。

  养子找到了商户的亲生儿子,悄悄派杀手们去杀他,但这个人的生命异常顽固,居然没人奈何得了他。终于有一天,养子手下的王牌出师了,一出师就业绩飙升,让人闻风丧胆。养子非常满意,对王牌说杀最后一个人,你就自由了。

  王牌一听这就是个经典flag啊!多少杀手因为这句话丧命!但主人对他有恩,又不能不去,一去,果然出事了,任务对象都没见到就遭了仇人暗算。

  养子等了很久,还是没等到他家王牌回来复命,养子擦了刀,终于决定自己去解决那个人了。

  到了人家门口,居然看到王牌活蹦乱跳地在目标家里打扫卫生,还转头就和目标腻腻歪歪亲亲我我没羞没臊,养子掐指一算,他家王牌确实在不久前到了成婚的年纪,但他家王牌是个男的!

  养子实在没眼看了,出刀就朝亲生儿子砍去,瞬间被王牌架住了刀。

  养子心想不愧是他的王牌,不务正业这么久,反应倒是没有变慢。

  养子命令他让开,过去王牌对他的命令视若圣旨,但这一次王牌违抗了他的命令。

  养子愤而唱道:“你怎么变这样!”

  “变得这样倔强!”

  原来王牌遭到仇人暗算后,被目标救起,王牌原本想着就算目标救了他人也是要杀的,但目标不仅救了他,还替他把伤治好了,还教他读书写字,王牌就想报了恩再杀他,问目标有没有想让他杀的人,但目标是个医者,说没有,又看王牌还年轻,想让他换条路走,就让王牌协助他治病救人。

  之后王牌一边协助目标治病救人,一边暗自计划着约定的期限到了以后应该让这个人美心善的医者死得体面一点,虽然目标人美心善,但他是怎么也不会背叛主人的。

  约定的时间到了。王牌:真香。

  虽然王牌不愿背叛主人,但养子要打医者,王牌就要为了医者和主人打架。

  养子:“狗!”

  王牌:“嘤。”

  刀光剑影间,两道身影交错,忽然,王牌震惊道:“主人,你竟然……!”

  王牌发现!主人竟然!

  掉发严重!

  主人一甩头,就掉了一地的头发。

  养子沉痛道:“没错,我已经这样的不堪!”

  近年来派出去的杀手屡次失败,让养子非常着急,最近又遇上物价下跌,经营犯难,养子心中不安,非常焦虑,发际线是一天天地上移,就连他家娇妻都摸着他的发际线说:“相公公,你的前额是越发显得智慧了。”

  养子痛心着自己的头发,提刀道:“所以今天,我一定要解了你这一愁!”

  王牌又挡。

  亲生儿子在王牌背后抢道:“治脱发,有神药!”

  说罢一甩头:“看我的秀发,如此浓密,乌黑,柔顺。”

  “呵!”养子冷然道:“什么神药,你以为我没试过脱发药吗?这段时间我四处求药,连太医院的太医都求过,可没用!全都没用!我脱发,是因为心病。”

  “那你就更不应该杀我了。”亲生儿子说,“你杀我,会夜夜噩梦缠身,不得安宁。你不杀我,我志在悬壶济世,不在继承家业,当年若不是爹娘逼我经商我也不会跑出来,你看这么多年我再穷困潦倒又何曾回去过,如今我钻研医术已有所成,当然更也不会回去跟你抢什么了,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事情已经如此圆满,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背上一笔血债呢?更何况……”

  亲生儿子走上前来,与王牌并肩站着,对养子说道:“我已经和他定了终身,不可能再和别人成家,更不能传宗接代了,我爹娘的家业总不能后继无人吧?”

  王牌道:“如果他和别人成家,不用主人动手,我会亲自提他项上人头。”

  亲生儿子见养子面上犹有疑色,叹道:“你还不放心,我也没有办法了,那你就动手吧。”

  王牌则说道:“如果主人还是要动手,就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亲生儿子和王牌一唱一和,养子半信半疑。到底人怂,不是做杀手的料,本来决定亲自动手已经是梁静茹给的勇气,这一来发现要杀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自己从小培养出来视自己如父如母的王牌,就更觉罪孽深重了。

  养子就说:“如果被我发现你们合伙骗我,就送你们两个双双下黄泉。”

  养子离开亲生儿子家后,正陪娇妻逛着街,手下匆匆来报,说封锁他爹娘消息来源的事情忽然败露,他爹娘得知了自己亲生儿子的住处,已经派人去接。

  养子大惊,赶回家一看,正好看到亲生儿子和王牌双双滚出家门。

  管家在门口劝他,说一个外人怎能比阖家团圆还重要,亲生儿子摇头,说自己想念父母,但说什么也不会和爱人分开。

  亲生儿子见养子过来,摊手道:“爹娘果然不愿接受两个断袖。”

  养子很感动,安慰他:“但你们有一份真挚的爱情,这是什么都换不来的。”

  亲生儿子要离开家继续和王牌过小两口的日子了。养子给他们送行,并得知那个背叛自己,将消息告诉他爹娘的人已被王牌封口。

  亲生儿子欲言又止,养子说:“你好像有话要说。”

  “你曾说过,杀最后一个人,他就自由了。”

  “不错。”养子便朝王牌道,“这任务结束了,从今往后,你不必听命于我了。”

  王牌心中一松,他爱上自己的任务目标,自觉成了背叛者,如今解开了心中的疙瘩,浑身舒畅,遂与爱人一同谢过曾经的主人。

  养子看亲生儿子还有话要说的样子,又问:“你还想说什么?”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的生发神药吗?”亲生儿子说罢一甩头:“看我的秀发,如此浓密,乌黑,柔顺。”

  “不了。”

  顿了顿,养子又说:“我家夫人刚刚告诉我,就算我掉秃了头,也还是她最好看的丈夫和最爱的人。”说罢,自觉肉麻,又不禁神情柔软。

  临到分别,两边潇洒转身,各回各家。

  

  后来,医者的生发神药全国文明了,人人都甩着一头秀发安利它:“看我的秀发,如此浓密,乌黑,柔顺。”

  养子的手下也向此时已秃了头的养子安利它,养子摆摆手,经历了一场经营危机,养子变秃了,也变强了,把上一辈留下的家产都翻了一倍。而且……

  “我夫人说了,我就算秃了,也是这条街最酷的崽。”

  至于后来养子疯狂长了头发的原因是解了心病,还是养子的夫人偷偷出来买了生发神药,就不得而知了……


End.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