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不写不成立的刀,不搞不快乐的事

【蓝雨】雨季的一天

  就,只是很想写一写蓝雨双核和蓝雨小未来,大脑一片空白并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大概只是想吹一吹)
        佛系Ooc

        ——

         雨季一到,水汽就充沛得不行,一早上下起了暴雨。

  黄少天被雨声吵醒,摸了手机一看,再过一会儿才到正常起床时间。

  还有一条喻文州的短信。喻文州半个钟前出发去训练营,晚上回来,让他这段时间负责队内的事。

  黄少天马上发出一条去。

  「放心吧这边有我在呢,保证看好他们。队长你带伞了没,外面雨好像下得很大!昨天的天气预报一点都不准!」

  片刻后收到回信。

  「带了,马上就到了,不用担心我。今天要辛苦你了,少天。」

  黄少天一惊:「队长!!!路上不要低头发短信!」

  短信发出去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果然没再回他,黄少天又觉得心里怪空虚的,念念不舍地又发出去一条。

  「到了记得报平安。」
  

  在食堂吃早饭的时候喻文州报平安的信息就来了。

  这时候卢瀚文抱着徐景熙也来吃早餐,黄少天被自家小未来前所未见的粘人姿态惊到:“小卢什么时候这么黏你了?”

  徐景熙叹气:“小孩怕打雷,说要离奶妈近一点才能安心。”

  黄少天一听,觉得这不行:“小卢啊,男子汉怎么能怕区区打雷!你可是我们蓝雨的未来,要是连这都不能克服将来怎么顶天立地——”

  “我不是怕打雷……”卢瀚文委委屈屈地说,“是新闻说,昨天有个人被雷劈死了!黄少你说,人怎么这么容易就会死呢?”

  这种带有哲学性质的问题,一般是由他们队长来回答。喻文州总是想很多事,从职业联赛到人生哲学,什么都能想。这时候喻文州不在,黄少天就有点想他。

  好在卢瀚文很快就自己想通了。

  “我倒不是说怕死啦……可我还一个冠军都没有拿到……”卢瀚文说完,自己就有了结论,“我要去训练了,这个赛季一定要拿一个冠军回来!”

  小家伙一秒振作起来,这就要往训练室跑,黄少天和徐景熙欣慰之余还有点目瞪口呆,赶紧把人提回来吃早餐。

  
  训练的时候卢瀚文又担忧起来,担心队长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瞎担心什么,队长是去蓝雨自家的训练营,不是一个人在外面。”黄少天说。

  “训练营也有避雷针?”

  “当然。”

  “可是队长回来的时候怎么办呢?”卢瀚文说完又说,“队长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下了训练卢瀚文迫不及待地就给他队长去了一个电话,然后开开心心地挂了电话说队长要提前回来啦!

  “什么时候?”黄少天问。

  “已经在路上了!”

  原来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喻文州担心被大雨困在训练营回不去,到中午雨小了一点,喻文州就赶紧走了。

  卢瀚文开开心心跑到门口等他们队长,等了没一会儿,黄少天听他在下面叫:“怎么雨又下大了!”

  黄少下去时,看见卢瀚文朝外张望,脸上露出一点着急的神态。

  “队长怎么还没回来啊?”卢瀚文靠在门口,一转头看见黄少天。

  “小卢快进去,别感冒了。”黄少天拿了把伞就往外跑。

  “黄少你去哪?”卢瀚文在后面喊他。

  “接队长去!”

        卢瀚文急着说:“黄少,小心树!”

  一下戳到黄少天某个不能触碰的过去:“你小子再说一遍?!”

  一回头看见他们家小未来在门口睁大眼睛望着他:“黄少不要在树下跑,会被劈的!”

  黄少天于是心中一软,朝他挥挥手:“黄少不会的!”

  
  最后黄少天在车站顺利接到了他们家队长……大概算是顺利。

  虽然撑了把伞,但雨太大风太急,走在路上没一会儿就把裤脚和鞋子都湿透了。中午截到喻文州,黄少天走近一看,发现对方也免不了在这个天鬼气打着伞湿了衣服。

  “这么大雨你怎么来了?”喻文州见到他说,语气却并不意外。

  黄少天朝他走过去:“蓝雨的剑客来接我们队长,风雨无阻。”
  

  雨又变小了一点。雨季的雨总是忽大忽小,忽小忽大,却好像永远不会停止。

  黄少天和喻文州说着话撑着伞湿着鞋和裤子,并肩走在回蓝雨的路上。

  “队长,你知道今天小卢说了什么吗?”黄少天说。

  “嗯?”喻文州侧头看着他。

  “小卢看了新闻,就昨天有个人被雷劈死的那个,今天一早上就在想人怎么这么容易死,结果最后得出了什么结论你知道吗?居然是这个赛季要拿冠军。”

  “好啊。”喻文州笑,“我喜欢这个结论。”

  “谁不是呢。”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