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厷织织织毛线

小!可!爱!prprprprpr

【晴红】打不到白无垢无颜见老婆

  凤凰火离开了,临走前装作不经意地问她对凤凰林居住条件的看法。
  
  红叶笑了笑:“我想……再等等他。”
  
  她理了理袖摆,并着脚站在门前的台阶上,以一个女主人的姿态送走凤凰火。
  
  凤凰火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失去了主人的宅院对式神没有任何约束。
  
  红叶已经不记得这宅院的主人离开了多久。那个名为安倍晴明的男人,她决心用漫长的鬼生来陪伴和侍奉的男人。
  
  她原本并不温良贤淑,多少人为她的美貌竞折腰,连鬼王也被她轻松拿下,多少引得人有点恃美扬威。
  
  唯独见了他,她觉得自己可以低到尘埃里。为了取悦他,她可以放弃一切。为了守护这个男人,她愿意挡在任何鬼神面前,忍受所有苦果。
  
  她像女主人一样陪伴他走过了许多个春秋,又在他消失后替他送走失去了束缚的式神,她像等待丈夫回来的妻子一般日复一日地坐在庭院他常呆的地方,守护着这个宅院。
  
  但她还没有为他穿上白无垢。
  
  他一直想给她打一件白无垢回来。
  
  她也一直相信他会给她带一件白无垢回来。
  
  其实穿不穿白无垢都没关系,能呆在他身边,在他疲惫的时候让他枕在自己的膝头替他梳理散下的乱发,红叶就觉得十分庆幸和幸福了。
  
  红叶喜欢呆在晴明身边,看晴明姿态优雅地执着笔书写符文,晴明抬头看她,她就凑上前在他撩人的眼角戳上一个红色的印记。晴明于是顺势张开手臂,方便她钻进怀中。
  
  或者在晴明有兴致的时候为他跳上一只舞。一舞作罢,晴明含笑看她,发间落一片枫叶。红叶手指一勾取下枫叶,顺手勾起他几缕发丝,而晴明抓着她的手,与她隔着枫叶接吻。
  
  彼时院落清冷,雪女坐在墙顶放雪花呼啦啦地吹,吹得整个庭院凉嗖嗖。晴明踏进大门打了个极不风雅的喷嚏,朝身后的红叶说:“该给院子添点春色了。”
  
  于是晴明和红叶开始养草,养了一院子的莹草。
  
  晴明和红叶每天带着一院子莹草出门溜麒麟,打八岐大蛇,红叶在最前方打得八岐大蛇嗷嗷叫,晴明守在身后为她护盾。八岐大蛇倒下了,一院子的莹草就在红叶和晴明身边整齐划一地荡漾。
  
  荡漾的莹草间,晴明从身后揽住她,亲昵到黏牙,有你,何其有幸。
  
  妾亦何其有幸。
  
  红叶依然记得在雷麒麟面前,晴明为她罩下最后一道守护,下一瞬间守护破碎,她眼睁睁地看着晴明在她面前消失。
  
  “先走一步了……”晴明带着歉意的声音最终也散去。
  
  战场上最终只剩下了她一个,面对精神饱满的麒麟,奋力地,徒劳地在雷鸣中反抗。
  
  然后,失败。
  
  回过神来红叶伏在晴明的背上,晴明将她向上托了一把,领着残兵败将走在回阴阳寮的路上。
  
  “醒了?”晴明感觉到她在他背上的动静,“辛苦你了。”
  
  红叶圈住他的脖颈,实实在在地感受着这个人的温度,泪水忽然决堤。晴明慌了神,问她怎么了。红叶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有你的战场,太绝望了。
  
  晴明声音轻柔地安抚:“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呢,我一直在呀。”
  
  电闪雷鸣中她的漫天枫叶,他一直看着呢。
  
  他最漂亮,最强的兵器。
  
  “你会一直在吗?”红叶埋在他颈间。
  
  “会的。”晴明说。
  
  ……
  
  满院子莹草迎风招展,喜人得很,在雪女的风雪中自顾自地快活。
  
  红叶坐在庭院中,看见莹草们忽然一阵风似的全涌向大门。
  
  一个摇着折扇的男人在莹草的簇拥中走进来。
  
  “咦?怎么这么冷清,我不在都跑出去玩了?明天赶紧把大天狗从博雅家接回来。”
  
  红叶站起来,像女主人那样,笑着迎接他。
  
  就像他承诺的那样,她相信的那样,他回来了。
  
  晴明说:“那件白无垢好像还能打,我明天把大天狗叫回来给你打去。”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红叶我老婆!打着晴红tag的我红,表白老婆prprpr
弧了一段时间,忽然想老婆了,码完回寥看老婆去

评论(6)

热度(22)